跟著唐詩去旅行:詩和遠方相遇的中國之美

來源:央視網 2019-11-22

如果李白、杜甫、王維、孟浩然、岑參就是你的“導游”,如果酈波、楊雨、西川、六神磊磊、魯大東就是你的“伴游”,如果唐詩就是你的五日游線路“攻略”,如果央視紀錄團隊就是你的“旅拍”,這算不算世間最豪奢的一趟旅行呢?

11月22日,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紀錄頻道即將隆重播出五集紀錄片《跟著唐詩去旅行》。有人說,這才是真正的詩和遠方,這才是真正的“文旅”之路,這才是真正的“走讀”中國。

本片以唐代的五位詩人為線索,從王維的“長安”出發,體會杜甫的“江湖”,再登臨李白的“仙山”、探望孟浩然的“故人”,最后去往岑參的“邊塞”。

千百年前,在沒有汽車、高鐵、飛機的時代,唐代詩人的足跡之遠簡直超乎想象,他們“任意東西”地走遍了大江南北——李白出生在西域碎葉城,也就是今天吉爾吉斯斯坦的托克馬克城,距離長安十萬八千里,但他浪跡天涯,幾乎走遍了大唐的所有風景區,所以他寫下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”的金句;

杜甫大概是詩人中受苦最多的一位了,國破家亡,戰亂不斷,顛沛流離,郁郁不得志,他幾乎跑遍了唐朝所有“不毛”之地,所以他寫下“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的名篇;

王維坐守長安,詩書畫琴俱佳,他一輩子沒怎么遠行過,心卻走得很遠,他總是獨自隱居山林,所以才會有“行至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”的頓悟;

孟浩然一生不仕,呼朋引伴,放浪江湖,快意人生,所以能寫下“野曠天低樹,江清月近人”的白描;

岑參則執命向西,縱馬西域,豪氣干云,所以他慨嘆“胡天八月即飛雪,北風卷地白草折”的奇觀。

今天的五位嘉賓則出任帶著任務上路的“旅行者”,尋訪唐詩現場,回望唐詩山河,觸摸今日中國,追尋詩意生活。酈波和楊雨從電視屏幕上的詩詞大會走出,分別去往長安和邊塞;六神磊磊去攀越李白的仙山,途中每日不停還在更新他的微信公眾號;書法家魯大東帶著筆墨踏著自行車深度游江南,一路拜會古代與今天的“故人”。

著名詩人西川說,有什么樣的山河就有什么樣的詩人。唐詩是每個中國人的文化記憶,總會在生命中某個時刻涌上心頭。比如,在成都就會想去看看“窗含西嶺千秋雪”的風景,而今天這里有一群攝影家還在因為這句詩尋找著能看見雪山的角度。《跟著唐詩去旅行》是中國詩歌的美妙傳統與現代傳播方式的一次完美結合。他跟著杜甫來了一次奇妙的旅行,在三峽仿佛看到詩人“顯靈”。這部紀錄片能為傳播中國悠久的詩歌傳統作出貢獻。

歷時三年,兵分五路,本片攝制團隊采訪了64位專家學者,勘查外景地58個,足跡遍及陜西、甘肅、四川、新疆、重慶、湖南、河南、山東、江蘇、浙江等十余個省市自治區,尋訪到大量的唐詩現場和歷史遺存。更重要的,是沿著唐詩的軌跡深度探訪了今天的中國,千年之前李白杜甫看過的山水還在,紙香墨飛辭賦滿江的中國還在。

“我們的團隊曾經拍攝過《絲路,重新開始的旅程》、《自然的力量》等紀錄片。”本片總導演李文舉說,“作為紀錄片工作者,每年都有很長的時間,四處旅行,經常是在渺無人跡的荒野中旅行,面對蒼茫的自然界,經常會想到,如果是李白、杜甫走在這樣的旅程中,會產生怎樣的詩意。其實,唐代詩人所走過的足跡,遠遠超過我們的想象,詩歌和遠方,從來都是相伴相隨。”

制片人徐歡表示,一直以來,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紀錄頻道都以“打造紀錄片高地”為己任,用世界性的紀錄片語言,講述中國故事。打造了《舌尖上的中國》、《超級工程》、《航拍中國》、《如果國寶會說話》、《自然的力量》等一大批具有廣泛影響力的好節目。《跟著唐詩去旅行》是一次全新的嘗試,通過五位嘉賓“旅行者”,跟隨唐代詩人的腳步,觸摸唐詩的世界,一直是中國人的夢想,這個夢想歷經千年,依然熠熠發光,我們將以全新的紀錄片語言,把這個夢想還原給觀眾,讓無限榮光的唐詩,照亮今天的山河。


收藏 投訴

我要評論 (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)

請登錄后再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(0條)

    浙江6十1最新开奖结果